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奇大全 >中国书房》中国原创儿童绘本,黄金时代到了吗? >

中国书房》中国原创儿童绘本,黄金时代到了吗?

   时间: 2020-06-15   来源: 新奇大全 阅读: 796
中国书房》中国原创儿童绘本,黄金时代到了吗?

 

进入新世纪以来,中国童书出版市场平均每年成长速度上升15%,在出版行业整体成长率下滑的情况下,写就了「黄金十年」的传奇。

过去中国的儿童绘本主要以引进译本为大宗,近年来,中国原创绘本不断涌现,市场占有率上升至10%~20%之间。虽然这个比例仍旧不高,但这些年来,几部中国原创绘本走向世界,在国际奖项中崭露头角,包括余丽琼的《团圆》进入「2011年度世界儿童图画书榜单」;《二十四节气》作者熊亮于2014年获得被誉为「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」的国际安徒生奖提名;黄冰纯的《辫子》2015年获得布拉迪斯国际插画双年展金苹果奖;于虹呈的《盘中餐》入选2016年波隆那童书插画展……这些亮丽表现,无疑让逆势火爆的童书市场对原创力量寄予更多期待。

欧美图画书已有一百多年历史,而中国的图画书则从2000年左右才真正起步,至今只有十几年的发展时间。前述获奖者多为80、90后的绘本新秀,他们是伴随中国原创绘本成长的一代,将创造中国原创绘本新时代。


于虹呈为「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」 介绍《盘中餐》(图片撷自youtube)
 


《鹿啊,你是我兄弟》(21世纪出版社)

事情真的起了变化?

近年来,不停有报导宣称「中国原创绘本的春天到来了」。而不同于「狼来了」的预言,事情确实悄然起了变化。

首先,近年持续大量引进绘本,加上出版界对绘本审美教育的普及,使得绘本这种文类越来越为中国读者接受。绘本的流行,自然带动了原创作品的火热。如今初为人父母的80、90后,成为购买绘本的主流,他们对绘本的挑选和判断正逐渐成熟,不再盲目「崇洋媚外」,而更看重绘本本身的品质。

此外,官方也有意藉由各种方式,为原创绘本的生长提供土壤。且不提前一阵引起话题的「引进童书限令」,单看近来年官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提倡,和原创绘本奖项的设置,也能感知「春风」。

民国时期张乐平的《三毛流浪记》、丰子恺的儿童漫画等作品,既是连环漫画的代表作,也被视为中国绘本开拓性的作品。

2016年中国出版协会、中国童书博览会主办的「张乐平绘本奖」,以「传承张乐平先生的艺术精神」为宗旨,向全国的绘本及动漫创作者徵集未出版的原创绘本作品。以张乐平作为绘本奖的名称,即体现了对中国原创的热切期待。


首届张乐平绘本奖得奖作品

另一方面,艺术类高校开始重视并加强绘本创作教育,也为原创绘本培育了真正了解并热爱这一行业的创作人才库。2008年,于虹呈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资讯设计专业,大二面临工作室四选一,她没有选择VI设计或多媒体设计等热门方向,而选择了当时以书籍设计为主的图文工作室。后来工作室开拓国内首个绘本专业,于虹呈被这种结合图文敍事的独特书籍形式吸引,遂转入绘本设计。这个工作室后来更名为「绘本工作室」,目前最活跃的几位中国原创绘本作者多半出自于此。

在大规模引进国外版权的狂热后,一些出版社也开始反思这种「大跃进」的出版模式,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本土原创绘本,更纷纷以实际行动支持原创图书的创作。信谊图画书奖、小活字图画书研习营、蒲蒲兰原创绘本训练营等相关活动,为出版社物色出版资源的同时,也培养出一批符合市场需求的原创绘本作者。

近年优秀原创绘本

童书推广公众号「童书妈妈三川玲」,在今年4月刊发的〈中国力量:童书妈妈原创绘本精选书单〉一文中称,近年来涌现的优秀原创绘本,打破了旧有的三大刻板印象:

    原创绘本粗製滥造、豔俗不堪。原创童书充斥说教。原创绘本少得可怜,精品更是寥寥。

「坦率说,我们欠原创一个去翻开它、阅读它、了解它、被它感动、为它骄傲的机会。」(三川玲的原创绘本精选书单。)

值得关注的还有原创绘本题材的扩大。接力出版社婴幼事业部总监唐玲表示:「前几年大家都在出中国元素、中国符号比较明显的东西,比如关于民俗、节气、神话传说等等,或者把从前的连环画经典作品再重新创作。我觉得是一开始做,大家没太大信心,另外也觉得中国特点容易和国外区分,容易输出版权。这两年创作的信心上来了,所以什幺题材和艺术形式都敢试了。创作者们放开手脚,前景会挺好的。」

即便是中国元素主题的绘本,也出现了大师级、具备中国精神的优秀作品。《二十四节气》是中国原创绘本名家熊亮的创作。十多年来,他一直用充满禅意的水墨画风,创作着诸多富有民族韵味、传统文化色彩的绘本。


中国绘本作家熊亮(图片撷自youtube)


熊亮作品《二十四节气》

熊亮喜欢研究整理中国民间戏剧、宝卷、变文,游走于地狱鬼神、因果间的智慧与投射之间,从古老的地下文化中寻找新的美学元素。他说,「大家以为中国的类型一定是比较温柔的,其实《山海经》、《洛神赋》、罗汉像等,是特别粗砺和强烈的一种风格。」他的作品巧妙地联繫了中外古今,个性独特而又能引发共鸣。

于虹呈的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以皮影的艺术造型为基础,综合多种传统美学风格的创作方式:先画线稿,複印后作为底衬,蒙上宣纸,在描图板上用水墨作画,再参考皮影刀法刻画轮廓。场景的选取思路来自传统戏曲,如「十八相送」、「草桥结拜」、「哭坟化蝶」;画面背景借鑒了敦煌壁画、江南园林、徽州木雕等传统艺术形式。此外也从宫廷美术中取鑒,借用《洛神赋图》里的东晋游船,以《千里江山图》中山重水複的构景美学表现「十八相送」。借鑒传统,化为自用,赋予这部传统题材作品一种崭新的现代感。


于虹呈作品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

中国原创绘本的瓶颈

2016年7月,中国首项绘本大奖「张乐平绘本奖」揭晓,「小活字图话书」选送的原创作品,斩获了16个奖项中的4项。这是唐亚明领导「小活字」的第3年,也是他在福音馆做编辑的第33年。

不过,在一片茁发的气象中,唐亚明也指出了当前中国绘本出版的几个隐忧。「一个就是整体浮躁,没有专下心来做图画书的气氛,大家都能赚一把就赚一把。再就是缺乏好编辑,现在没有一个培养好编辑的机制,有的只是去抢有名作者的机制。还有一个,就是中国缺乏完善的制度,不像日本通过『再贩制度』禁止图书打折出售,行业相对规範。现在这一块中国没有法律约束,整个环境压迫出版社、压迫作者,出不来好东西的。书籍定价越来越高,书越出越多,收入越来越少,形成出版业的恶性循环。从制度上不解决,你再说提高出版什幺的,没有用的。所以这三条,如果不解决的话,中国图画出版社十年也做不好。」


唐亚明(右)与日本绘本作家松居直(李佳怿提供)

原创绘本的成长与发展,离不开优质的作者、专业的编辑,以及耐得住寂寞的出版社。此外,也离不开理智消费的读者、完善的出版制度,和良性的社会氛围。而这一切条件,预估在十年后才能逐渐具备,到那时,或许才真能称得上是中国原创绘本的「黄金时代」。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猜你喜欢...
相关信息
图文欣赏
精彩推荐 
搞笑百态 
精彩文章

申博亚洲667878|生活评论|之家讯息|网站地图 申搏sunbet360 申博赌城线上开户